小马科斯当选总统中菲关系向何处去?

2022年5月9日,菲律宾举行新一届总统副总统大选,正如选前民调所预测的那样,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的独子小马科斯,击败现任副总统、反对派棋手罗布雷多,以及前世界拳王帕奎奥等重量级对手,毫无悬念的当选为菲律宾新一任总统,并且也是菲律宾36年以来第一个在大选中以绝对多数选票当选的总统。

自上个世纪90年代马科斯家族重返菲律宾政坛以来,一直对在80年代被赶下台耿耿于怀,马科斯总统的夫人伊梅尔达更在1992和1998年两度竞选总统,虽以失败告终,但问鼎马拉卡南宫的野心一直不曾磨灭。此次小马科斯成功当选,实现其家族夙愿,也成为菲律宾历史上第三次出现两代总统的有趣现象,前两者分别是阿罗约总统及其父亲马卡帕加尔,以及阿基诺夫人总统及其子阿基诺三世。

有批评者认为,小马科斯很少谈论具体的选举政策与施政纲领,也缺席了此前所有的总统候选人政策辩论。其在担任家乡北伊洛格省的副省长和省长,但并没有给外界留下深刻的印象。但菲律宾选民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依然以高票推动小马科斯当选为菲律宾总统。

很多因素导致了小马科斯的胜利。第一,从选举动员和组织的角度来看,小马科斯得到了大量地方政治家族和地方政治势力的支持。政治家族是菲律宾政治的关键,他们控制了菲律宾从地方到中央的政治和权力,在此次大选中,小马科斯得到了大多数地方省长,以及不少地方政治势力的支持,如北部的阿罗约家族、宿雾的加西亚家族、南部的杜特尔特家族(与萨拉•杜特尔特的合作为小马增益不少),而其他竞选者很少具备小马科斯这样的优势。即便是民意支持率第二的罗布雷多,虽然得到不少社会精英的支持,但也未能获得像小马科斯这样的优势。因为从选举的角度来看,只有地方政治势力才最有可能带来选票流量。可见,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马科斯,确实在大选中有着先天的优势。

第二,从选民的角度来看,尽管马科斯总统的执政问题依然留在很多菲律宾人的心里,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些历史已经过于遥远模糊。相反,马科斯家族的大名,以及小马科斯在大选中对家族故事的解读,可能在菲律宾选民中创造了一种迷思,进而引得菲律宾大众的认可。坦率而言,尽管小马科斯的父亲曾饱受诟病,但其在任内并非一无是处。笔者长期在菲律宾从事研究,在与菲律宾人的交谈中发现,马科斯总统依然是不少受访者钟意的领袖。

第三,不少媒体认为小马科斯在社交媒体对菲律宾大众的“洗脑”起到了效果,这样一种说法显然并不公平——别忘了在现实世界和网络媒体上同样也充斥着大量利用老马科斯时代的故事攻击小马科斯的言论。

小马科斯之所以胜选,归根到底,还在于选民对他充满期望,认为他能够领导菲律宾人民,实现人民的梦想。

菲律宾总统作为三军统帅,是外交政策的掌舵人。因此谁当选菲律宾总统,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六年菲律宾对外政策的走向。正如六年前杜特尔特力挽狂澜,扭转中菲关系的颓势。

中菲建交于1975年马科斯总统时期,马科斯家族可以说是现代中菲友谊的缔造者,因为这些历史的渊源,马科斯家族与中国也保持了良好的互动。2021年10月19日,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黄溪连与小马科斯共同为中国大使馆新设的“中菲高层交往照片墙”揭幕仪式剪彩时,小马科斯表示,马科斯家族愿一如既往支持菲中友好合作,增进两国民众的相互了解与感情,助力菲中关系行稳致远。

小马科斯毫不掩饰他对华友好的立场。在南海问题上,小马科斯认为虽然中菲在南海问题上一直存在冲突,但也主张南海问题不是菲中关系的全部,更不能把南海仲裁结果作为开展对话的前提条件。他认为由于中国选择不参与诉讼程序,因此仲裁无效,而仲裁的实际效果只是让菲中的分歧扩大,让双方的立场更加强硬。小马科斯多次表示,若中菲南海问题局势升级,将不会寻求美国帮助,而是更倾向于谋求东盟成员国、联合国等多边形式和外交手段解决,并坚持继续与中国进行双边会谈。

小马科斯时代的中菲关系在经济领域同样存在广泛的合作空间。自3月以来,小马科斯团队加强了竞选纲领的针对性,透露了不少其未来在经济政策上的执政蓝图,为中菲在经济领域的合作提供了广泛的想象空间。尤其是胜选后的小马科斯将面临被新冠疫情严重摧残的经济、社会,要获得政权合法性,回应大众期待,小马科斯必须在经济上振兴菲律宾,而安全议题不大可能成为小马科斯政府的优先选项,他可能会倾向于维持现状。而在经济领域,如振兴旅游业、继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推动劳务出口为菲律宾提供稳定的外汇来源、发展农业经济、能源保障和供给等,都可能成为小马科斯的施政重点。在这些领域,中菲两国仍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过去六年里,杜特尔特政府的“大建特建”基础设施计划与“一带一路”倡议完美对接,取得了重要进展。小马科斯也曾经表示将延续并升级“大建特建”计划,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需要与中国加强合作,似乎已成为菲律宾未来领导层的共识。

对美关系无疑依然是小马科斯政府的重点。美国是菲律宾的传统盟友,美国在菲律宾的影响广泛而又深远。美国在菲律宾经营百年,可能在菲律宾各个领域都有其代理人,这是菲律宾政治家必须面临的现实。过于挑战美国的利益,可能会危及其统治,所以有时候政治家本人怎么想并不重要,关键是如何实现其政权利益和家族利益的最大化。

小马科斯多次表示,菲律宾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之中,既能与美国维持特殊关系,又能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所以任命一位熟知两国国情的外交部长十分重要。2022年3月16日,小马科斯称菲律宾需要成为所有人的朋友,政府应当以国家利益作为行事准则,同时他强调如果中美同时“打喷嚏”,菲律宾将“从地图上消失”,所以在处理地缘政治问题时必须要谨慎。

在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方面,小马科斯多次表明他不会终止菲美《共同防御条约》和《访问部队协议》,可见他非常清楚菲美之间长久以来形成的特殊关系对菲律宾的特殊意义。不管他本人的真实意图如何,小马不会轻易拿他的政治前途做赌注,再说他可能还不具备杜特尔特总统那样的政治魄力。

发展菲中关系并不必然以牺牲菲美关系为代价。尽管中美两国在地区的博弈存在加剧的倾向,作为地区小国,一种平衡的政策可能更有利于维护其利益。笔者在2022年5月初在菲律宾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1070名受访者中,50.2%的受访者认为菲律宾应该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以实现潜在利益的最大化,另有33.2%的受访者认为菲律宾应该奉行大国平衡政策,明确支持选边站的受访者只有16.6%。

从个人风格上,小马科斯活泼随和,喜欢读书和烹饪。他还热爱音乐,在英国读书时曾经是乐队成员,也是披头士乐队的超级粉丝,还会收集他们的纪念品。作为一国总统,他如今需要一个理想的团队,以及高效的决策执行能力。未来六年中,小马科斯大有可为。(文章来源:中国东盟报道)